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懋绩长留 > "你认为应该怎么样?"奚流不耐烦地打断我。 把我所带的粥糜全部吃光 正文

"你认为应该怎么样?"奚流不耐烦地打断我。 把我所带的粥糜全部吃光

来源:博客园 编辑:空调 时间:2019-09-26 19:21

  皇帝非常高兴。他坐在那里,你认为应该端着钵,津津有味,把我所带的粥糜全部吃光。

怎么样奚流1936年11月22日作(原载1936年11月26日《国立清华大学校刊》第792号。)不耐烦地打朱自清散文全编 蒙自杂记

  

我在蒙自住过五个月,断我我的家也在那里住过两个月。我现在常常想起这个地方,特别是 在人事繁忙的时候。蒙自小得好,你认为应该人少得好。看惯了大城的人,你认为应该见了蒙自的城圈儿会觉得像玩具似的,正像 坐惯了普通火车的人,乍踏上个碧石小火车,会觉得像玩具似的一样。但是住下来,就渐渐 觉得有意思。城里只有一条大街,不消几趟就走熟了。书店,文具店,点心店,电筒店,差 不多闭了眼可以找到门儿。城外的名胜去处,南湖,湖里的崧岛,军山,三山公园,一下午 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论城里城外,在路上走,有时候会看不见一个人。整个儿天地仿佛 是自己的;自我扩展到无穷远,无穷大。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马湖,在那两处住的时候, 也有这种静味。大街上有一家卖糖粥的,怎么样奚流带着卖煎粑粑。桌子凳子乃至碗匙等都很干净,怎么样奚流又便宜,我们 联大师生照顾的特别多。掌柜是个四川人,姓雷,白发苍苍的。他脸上常挂着微笑,却并不 是巴结顾客的样儿。他爱点古玩什么的,每张桌子上,竹器瓷器占着一半儿;糖粥和粑粑便 摆在这些桌子上吃。他家里还藏着些“精品”,高兴的时候,会特地去拿来请顾客赏玩一 番。老头儿有个老伴儿,带一个伙计,就这么活着,倒也自得其乐。我们管这个铺子叫“雷 稀饭”,管那掌柜的也叫这名儿;他的人缘儿是很好的。

  

城里最可注意的是人家的门对儿。这里许多门对儿都切合着人家的姓。别地方固然也有 这么办的,不耐烦地打但没有这里的多。散步的时候边看边猜,不耐烦地打倒很有意思。但是最多的是抗战的门对 儿。昆明也有,不过按比例说,怕不及蒙自的多;多了,就造成一种氛围气,叫在街上走的 人不忘记这个时代的这个国家。这似乎也算利用旧形式宣传抗战建国,是值得鼓励的。眼前 旧历年就到了,这种抗战春联,大可提倡一下。蒙自的正式宣传工作,断我除党部的标语外,断我教育局的努力,也值得记载。他们将一座旧戏 台改为演讲台,又每天张贴油印的广播消息。这都是有益民众的。他们的经费不多,能够逐 步做去,是很有希望的。他们又帮忙北大的学生办了一所民众夜校。报名的非常踊跃,但因 为教师和座位的关系,只收了二百人。夜校办了两三个月,学生颇认真,成绩相当可观。那 时蒙自的联大要搬到昆明来,便只得停了。教育局长向我表示很可惜;看他的态度,他说的 是真心话。蒙自的民众相当的乐意接受宣传。联大的学生曾经来过一次灭蝇运动。四五月间 蒙自苍蝇真多。有一位朋友在街上笑了一下,一张口便飞进一个去。灭蝇运动之后,街上许 多食物铺子,备了冷布罩子,虽然简陋,不能不说是进步。铺子的人常和我们说,“这是你 们来了之后才有的呀。”可见他们是很虚心的。

  

蒙自有个火把节,你认为应该四乡是在阴历六月二十四晚上,你认为应该城里是二十五晚上。那晚上城里人家 都在门口烧着芦秆或树枝,一处处一堆堆熊熊的火光,围着些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孩子们手 里更提着烂布浸油的火球儿晃来晃去的,跳着叫着,冷静的城顿然热闹起来。这火是光,是 热,是力量,是青年。四乡地方空阔,都用一棵棵小树烧;想象着一片茫茫的大黑暗里涌起 一团团的热火,光景够雄伟的。四乡那些夷人,该更享受这个节,他们该更热烈的跳着叫着 罢。这也许是个拔除节,但暗示着生活力的伟大,是个有意义的风俗;在这抗战时期,需要 鼓舞精神的时期,它的意义更是深厚。

南湖在冬春两季水很少,怎么样奚流有一半简直干得不剩一点二滴儿。但到了夏季,怎么样奚流涨得溶溶滟滟 的,真是返老还童一般。湖堤上种了成行的由加利树;高而直的干子,不差什么也有“参 天”之势。细而长的叶子,像惯于拂水的垂杨,我一站到堤上禁不住想到北平的十刹海。再 加上崧岛那一带田田的荷叶,亭亭的荷花,更像十刹海了。崧岛是个好地方,但我看还不如 三山公园曲折幽静。这里只有三个小土堆儿。几个朴素小亭儿。可是回旋起伏,树木掩映, 这儿那儿更点缀着一些石桌石墩之类;看上去也罢,走起来也罢,都让人有点余味可以咀嚼 似的。这不能不感谢那位李崧军长。南湖上的路都是他的军士筑的,崧岛和军山也是他重新 修整的;而这个小小的公园,更见出他的匠心。这一带他写的匾额很多。他自然不是书家, 不过笔势瘦硬,颇有些英气。不耐烦地打1933年5月12日作(原载1933年7月1日《文学》第1卷第1号)

断我朱自清散文全编 论说话的多少圣经贤传都教我们少说话,你认为应该怕的是惹祸,你认为应该你记得金人铭开头就是“古之慎言人也。戒之 哉!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岂不森森然有点可怕的样子。再说,多言即使不惹祸, 也不过颠倒是非,决非好事。所以孔子称“仁者,其言也讱”,又说“恶夫佞者”。苏秦张 仪之流以及后世小说里所谓“掉三寸不烂之舌”的辩士,在正统派看来,也许比佞者更下一 等。所以“沉默寡言”“寡言笑”,简直就成了我们的美德。

圣贤的话自然有道理,怎么样奚流但也不可一概而论。假如你身居高位,怎么样奚流一个字一句话都可影响大 局,那自然以少说话,多点头为是。可是反过来,你如去见身居高位的人,那可就没有准 儿。前几年南京有一位着名会说话的和一位着名不说话的都做了不小的官。许多人踌躇起 来,还是说话好呢?还是不说话好呢?这是要看情形的:有些人喜欢说话的人,有些人不。 有些事必得会说话的人去父,譬如宣传员;有些事必得少说话的人去父,譬如机要秘书。至于我们这些平人,不耐烦地打在访问,不耐烦地打见客,聚会的时候,若只是死心眼儿,一个劲儿少说话, 虽合于圣贤之道,却未见得就顺非圣贤人的眼。要是熟人,处得久了,彼此心照,倒也可以 原谅的;要是生人或半生半熟的人,那就有种种看法。他也许觉得你神秘,仿佛天上眨眼的 星星;也许觉得你老实,所谓“仁者其言也讱”;也许觉得你懒,不愿意卖力气;也许觉得 你利害,专等着别人的话(我们家乡称这种人为“等口”);也许觉得你冷淡,不容易亲 近;也许觉得你骄傲,看不起他,甚至讨厌他。这自然也看你和他的关系,以及你的相貌神 气而定,不全在少说话;不过少说话是个大原因。这么着,他对你当然敬而远之,或不敬而 远之。若是你真如他所想,那倒是“求仁得仁”;若是不然,就未免有点冤哉枉也。民国十 六年的时候,北平有人到汉口去回来,一个同事问他汉口怎么样。他说,“很好哇,没有什 么。”话是完了,那位同事只好点点头走开。他满想知道一点汉口的实在情形,但是什么也 没有得着;失望之余,很觉得人家是瞧不起他哪。但是女人少说话,却当别论;因为一般女 人总比男人害臊,一害臊自然说不出什么了。再说,传统的压迫也太利害;你想男人好说 话,还不算好男人,女人好说话还了得!(王熙凤算是会说话的,可是在《红楼梦》里,她 并不算是个好女人)可是——现在若有会说话的女人,特别是压倒男人的会说话的女人,恭 维的人就一定多;因为西方动的文明已经取东方静的文明而代之,“沉默寡言”虽有时还用 得着,但是究竟不如“议论风生”的难能可贵了。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1836s , 8000.69531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你认为应该怎么样?"奚流不耐烦地打断我。 把我所带的粥糜全部吃光,博客园??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