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林间小道 >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何荆夫会来和我谈这件事的。你家里有孩子,回家休息吧!"他站起来就走,临走时还说:"还是不见好!"...... 诚心诚意地相携回到家里 正文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何荆夫会来和我谈这件事的。你家里有孩子,回家休息吧!"他站起来就走,临走时还说:"还是不见好!"...... 诚心诚意地相携回到家里

来源:博客园 编辑:闻鸡起舞 时间:2019-09-26 19:38

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  一九七六年四月二十七日

二人竟似多年不见的老友,诚心诚意地相携回到家里。此时,诚心诚意地杨孝元恰好腰里又揣有几元钱。一惯好朋友的他,不消说置办出几样酒菜,好吃好喝地接待人家一整天。那山客姓常名贵伙。终年在外跑小生意,眼界开阔一些。山里头人少地多,但有力气便可在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开出几亩地来,政府也管束不住。所以住在山里的家户粮食一般都有一些盈余。这些年山底下人缺粮,于是乎便有一些山里人将家中的余粮粜给塬下的人。塬下人籴不起的,便打张欠条,以来年的新麦抵人家秋季的谷米。中间赚的就是一个夏秋的粗细而已。野性未驯的山里人,占了塬下人的便宜。如今的情况是,荆夫会来和这些交易仅在亲友和熟人之间进行,荆夫会来和通常数量有限,一般人家又多不敢公开。这事关国家的粮食统购统销的政策,但叫政府晓得,定打成投机倒把无疑。所以常贵伙这次来,与杨孝元谈的便是这桩无字的买卖,所需的就是杨孝元那一副饿急了的贼胆。做的无非也就是让他春天替他把粮食散出去,等到夏天麦收之后,又将粮食收回来。常贵伙与杨孝元说妥之后,没过几日,借着一个少星无月之夜,与几个山客赶了一辆马车送下山来头一批粮食。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

我谈这件事《骚土》第七十五章 (2)农历四月的头上,你家里离收麦的时节半月开外一月不足,你家里正值青黄不接的时候。鄢崮村揭不开锅下不了米的至少有八成以上人家。天见黑,一班顶门立户的饿汉便夹着布袋四处乱窜,捣腾着借粮。这时候尤其看个人的本事,或是巧舌如簧能哄善骗,或是平日品行可靠取得信任。然这时从国家的粮仓到私人的瓦瓮,好像都被腾空了,想借?想借他没有你能奈何?粮食这东西总不能像耍把戏,无中生有得是?嗨,孩子,回家还是不见好就在这千难万难的时候,孩子,回家还是不见好以往被人低看三分的杨孝元捣腾来一批粮食!这美日的是咋搞的?他难道是替皇上放赈来了吗?……人们此时大概也都饿急了,还有谁愿去刨根问底。只说赶快将粮食背回家,磨成面,蒸成馍,熬成汤,做成饭,让老婆娃娃吃了,先将家口稳定住再说,谁还有那等闲心,询问他粮食是从哪里来的!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

杨孝元本人无论你如何评价,休息吧他站却给咱鄢崮村的百姓生人将救命的粮食送来了,休息吧他站这便是天大的本事。所以,他此时的名声也不再用他自己传播,一夜之间便响彻人口了。大家在赞颂他的同时,又都去为他帮衬。王朝奉给他把秤,两千斤粮最后一打一算竟多出百二十斤。这也是其人耍秤多年,使高便高使低便低的本事。吕作臣为他笔记,自然会分文不错。还有那猪脸一类跑去为人家扛包驮袋的闲人,更是不可枚举。总之,杨孝元居住的老坟崖,如今改变了运脉,忙得像国家的粮站。这天天将黑,起来就走,前面由猪脸背负着30斤玉米,起来就走,杨孝元在后面跟随,摇摇摆摆地往针针家走去,其架势相当于上级的干部下基层访贫问苦。到了针针家门外,杨孝元对猪脸道:"好了,你回,你不需进去了!"猪脸放下布袋自回,杨孝元肩起布袋进了针针的大院。立在院里,看不见灯光的明亮,也没有烟火的气息,杨孝元感觉有些不妥。走到窑门外,连喝三声姜姜无人应答。试着推了窑门,门虚掩着。杨孝元一步闪空,跌了进去。黑咕隆咚只听得炕上有人喘气,然后是姜姜的声音,问道:"谁氏?"杨孝元叫道:"我,你叔!咋回事嘛,这喊恁喊没人答应?"说话间,但见哧啦一声,姜姜划着一根洋火点了油灯。杨孝元这才看清,炕上和衣卧着她们母女二人。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

原来姜姜传话回来之后,临走时还说因为没有饭吃,临走时还说便也随妈睡下。谁知她这女子,正是能憨吃憨睡的年纪。一蒙头,不觉到了天黑。若不是杨孝元来叫醒,还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呢。姜姜推着妈的肩头,妈呀妈地连声叫着她。老婆这才勉勉强强坐起来,睁开眼,低声软气地问娃:"……啥事?也几时了?"姜姜道:"黑了,天都黑了多时了!"老婆道:"我叫你叫你叔,你去了吗?"不待姜姜答话,杨孝元炕底下叫道:"嘿,睡得美!也不说做饭,一睡睡到这会子!"老婆看见他,哭声道:"拿啥做哩,我们娘俩两天没揭锅了!"

杨孝元走进灶旁揭开锅盖一看,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果真如此。不觉哎呀连声,这太好了我祝福了他何叫着说道:"这是怎么搞的?没你娘们俩的饭吃这还了得!嗨,这是我的不对,这是我的不对!看看,把你娘们俩饿成啥了!赶紧赶紧……点火起灶,把饭做上吃!人是贵物,一两一钱都欠不得的,肚里但纳上饱食,立马便缓过来。快快起来!……不过,谁叫你们不早点来,对我说一声呢?我呢,这一时是忙得像龟子(吹鼓手),全村几百口子的吃喝,无一人不来找我解决,无一人不来找我算计,弄得我是焦头烂额,四条腿都跑不过来!却不想忙了旁人将你娘们俩人的给忘了,这还得了嘛!不是说,以我现在的相况,不是吹的,即使上街给你们娘俩割上一吊子猪肉又怎的了我?一年半载的百十斤口粮算个什么东西?能把咱打窝住?打窝不住!没吃的,怪事情!今日我向你们娘俩保证,从今往后过日子,"吃穿"二字再不用你们娘俩发愁了!发的是什么愁啊?不愁!我就不信,屋里存上它几瓮粮食,看咱是没吃的还是没喝的?啊?怕什么?不要怕,一切都由我包了!你们娘俩只说把大门关严,坐在窑里拣好吃好嚼的做就对了!闲人不要让随便进咱这院子,免得叫人家看了眼红。你说,咱在这里猪油辣子夹馍,大嚼大咽,人在一边干瞪眼,饿得没法,他能不眼红吗?特别是像坤明那路人,外头闲话多得很,咱轻易不要再招他!招他做啥?咱没有任何事情求得着他!他算个毛蓝嘛算个乌绿?不求他!来,我这里先送来30斤玉米!先吃着,吃不惯过几日我捣腾百十斤麦给你们娘俩吃!不吃饭能成吗?一村人我都养活了,养活不了你们娘俩吗?"马背上黑女从歪鸡家门前路过,诚心诚意地看了一眼他家那让她熟识于心的坍塌的门洞和空落的窑穴,诚心诚意地竟有了无限的伤感。她多想看上歪鸡一眼啊。然而,她的那好人此时在远方,在公社里,忍着脚踝骨的疼痛,给人家垒墙。她内心里呼唤着他,不晓他能不能听见。不过,她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说不定她回不来了,回不来了,永远再见不上他了。真的。这里有首曲儿,唱的倒似她此时的情状:

淅沥沥春雨窗前潲,荆夫会来和丁当当铁轿檐前闹,荆夫会来和咕咚咚人踏门槛道,哎哟哟爷娘催命告;见不着也么哥哥,见不着也么哥哥--纵是让妹子死一回,看哥哥一眼,再走也划着!我谈这件事《骚土》第七十一章 (3)

呜呀呀塞雁空中叫,你家里冷飕飕风过杨林梢,你家里雾沉沉眼前羊肠道,孤零零一条苦命桥;见不着也么哥哥,见不着也么哥哥--纵是让妹子死一回,看哥哥一眼,再走也划着!针针家中,孩子,回家还是不见好这两日却出了件喜事。扁扁从新疆的边防部队里写信回来,孩子,回家还是不见好言及他当上了新兵班的副班长。这消息开始让针针将信将疑。到大队部寻了根盈,让根盈将信一字不落地读了一遍,针针听罢这一遍,才有些信了。根盈赞道:"老姐,看我说得对不对?咱扁扁娃有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810s , 796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这太好了。我诚心诚意地祝福了他。"何荆夫会来和我谈这件事的。你家里有孩子,回家休息吧!"他站起来就走,临走时还说:"还是不见好!"...... 诚心诚意地相携回到家里,博客园??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