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大经贸 > "好了!'四人帮'垮了!那帮混小子都下去了!我们老头子当了县委副书记。我调到外贸局当局长了。以后要皮鞋找我,我们有工厂专门生产出口皮鞋!" 她以情感的温柔抚摸 正文

"好了!'四人帮'垮了!那帮混小子都下去了!我们老头子当了县委副书记。我调到外贸局当局长了。以后要皮鞋找我,我们有工厂专门生产出口皮鞋!" 她以情感的温柔抚摸

来源:博客园 编辑:电影画刊 时间:2019-09-26 14:22

  我以为,好了四人帮小说写得最为动人的人物是李晓梅。这位沦落风尘的年轻女子有着一颗善良美丽的心。她以情感的温柔抚摸,好了四人帮缓解了徐阳深入骨髓的疼痛感,甚至可以说,她就是徐阳的灵魂拯救者,所以徐阳会在李晓梅面前感动得涕泪双流,他会发誓要为她画一幅《我的天堂》。如果不是后面意外地遇见那位被欠条愚弄过的女人,徐阳也许会一步步走进他心目中的天堂。但估计在熊正良看来,毁灭得越是彻底,给人们带来的震撼越大。也许从冲击力来说,这样的处理是非常有效果的,但我还是要对熊正良有些微词,我感到他对于弥漫在下层人民中的卑微心理还是看得太重了些。在他的小说叙述中,卑微的心理似乎永远没有解脱的希望,只会导致不断的沦落和毁灭。但我以为作家不应该如此悲观,特别是当他采取面向下层人民的写作姿态时。这绝对不是提倡作家粉饰现实、描绘虚幻的假象。即使在现实中,我们也会有阳光照耀的时刻。我注意到熊正良在这部小说中惟一出现阳光场景的是在主人公沦为乞丐,蜷缩在火车站又冷又饿时,他看到阳光从车站另一边照过来,想挪过去“让阳光照一照,驱散身上的寒气”,但他连这点力气都没有。在徐阳的现实生活中,享受一丝阳光的温暖,都成为了一种无法实现的奢侈。熊正良尽管很吝啬地描写阳光,但他仍把阳光赋予了小说中最美丽的人物。“我甚至还能从她身上闻到了类似阳光的气息”,这是他在叙述徐阳与李晓梅情感交融时刻的感受。其实,每一个人在阴霾笼罩的严寒中都祈盼着阳光的升起。对于下层的弱势者来说,一缕阳光也许就会使他们增添从卑微中走出的勇气。那么,我们何不设法让阳光投射到笔下卑微人物的黑暗的精神世界呢?(贺绍俊)

昏鸦便在南城留了下来。他的忧郁的歌唱里开始有了一些柔情。他还会跑到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里去唱,垮了那帮混有时候余小惠会陪他一起去。余冬秘密地跟踪过他们几次。余冬现在是个闲人,垮了那帮混他姐姐不要他接送了,他觉得最难受的是他。他又跟我说过好几次对不起我,我不准他说,可他还要说。他说:“徐哥你把这事交给我,我没把事情办好,让她跟了别人,我白挣了你一份工资。”那份工资不低,他看得很重。他把昏鸦的住所都摸清了,说是离绿岛不远,一个人防工程改的地下旅社;他还证实他们确实会到麻纺厂去,说他们不是下午去,而是上午去,他们在过街天桥上唱了一会儿,就走下天桥,打一辆的士去麻纺厂。他眼睛发亮,说:“徐哥,我只要一个电话,他们就会被抓起来,你看我要不要打这个电话?要不要?”昏鸦弓着背干呕了一通,小子都下去眼泪都呕出来了,小子都下去用袖子擦擦眼睛,才发现自己是在一座陌生的小城里。小街上空荡荡的,灯光显得比雾还要灰蒙,几片枯叶和破纸被寒风吹得在街面上一晃一晃。他扭头到处看了看,又仰脸看看天。天黑得跟锅底一样。

  

昏鸦很快就来了。我说:了我们老“坐吧。”他便在我对面坐下来,了我们老叉开五根长长的精瘦的指头,把长发梳向脑后,把一张同样精瘦的脸朝着我。我看着在他尖耸的颧骨上浮着的青光,直接了当地问他是不是吸毒?下午是不是去了麻纺厂?我说:“你可以回答我,也可以不回答我。”昏鸦很硬气,子当了县委二话不说便跑去找别的歌厅,子当了县委可他跑遍了南城所有的歌厅,却没有一个地方要他。我猜这事大概又是刘昆办的,也只有刘昆,才会用心揣摸我的心思,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封人家的路。昏鸦无路可走了,剩下最后一条路,那就是离开南城。可他也绝,偏不走,一副死也要死在南城的样子,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抱着一把吉他在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里歌唱。昏鸦就这样从秋天唱到冬天。当余小惠快从戒毒所出来时,副书记我调余冬又狠狠地搞了他一次。南城的的冬天很冷。南城夏天是火炉,副书记我调冬天却是个冰窖,尤其是晚上,又尤其在地下通道里,寒气能透到人骨头里去。昏鸦裹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件棉大衣,脑袋靠着冰冷的水泥墙忧伤地唱着,脚下一滩水渍结成了干翘的薄冰。他的大衣面子已看不出颜色了,胸襟上的垢泥在灯光下油亮亮的,像刮刀布一样。他唱着唱着被人用一个蛇皮袋套住了。他说:“谁呀?谁?套我干什么?!”正说着,手也被人捉住了,扭到背上去了。他感到有人在用绳子缠绕他,感到自己被缠成了一只棕子,被人抛到了一个铁箱子里。他唔噜唔噜地叫着“干什么干什么?”一边蜷曲着麻秆一样的身体,在铁箱子里滚来滚去,弄得铁箱子哐啷啷响个不停。

  

昏鸦看了我一会儿,到外贸局当说:“那我就选择不回答。”昏鸦说:局长了以后“我为什么不能不知道?我们没有爱情了,分手了,我要知道她到哪儿去了干什么呢?”

  

昏鸦推开我,要皮鞋找我拍拍身上的灰,要皮鞋找我爬起来,站在那儿看了我一会儿,抓起吉他拨了几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唱起来,这一回他唱的也还是一首老歌,--我现在是多么想念你,我的故乡,你的蓝天你的白云,你的黄土你的牛羊,还有你美丽的姑娘……

昏鸦走后没多久,,我们有工余小惠来了。本来我想跟她说说陈玉娥,厂专门生产出口皮鞋提醒她陈玉娥也是下岗女工,厂专门生产出口皮鞋再告诉她保姆都骂她是地主婆,但想想还是算了。她毕竟是我妈。像那个社会学家毛老师一样,我妈也让我感到了快乐。

扁担巷跟老铁街一样,好了四人帮也是青砖高墙,好了四人帮虽然这些年倒的倒拆的拆,显得参差不齐破烂不堪,但还是能挡住斜过来的阳光。除了正午时太阳直上直下地照着,上午和下午,阳光都只能悬空地飘在墙上,因此南城夏天最凉快的地方还是这些小巷子。小巷子的凉快是一种青幽的阴凉,那次冯丽来的时候,对扁担巷的阴凉赞不绝口,说比空调好多了。第三天晚上,她把摩托车直接骑到了扁担巷,对我也是对我妈说:“有我睡的地方吗?”别的人都走了,垮了那帮混只有看守还在那儿,垮了那帮混他搬一只椅子坐在门口,架着腿,手上玩着电棍。“闹呀,怎么不闹啦?”他朝我一瞪眼,“老子真想电你一下!”

不管是谁的,小子都下去我以为我可以轻松一下了,小子都下去但谁知道一个刚怀孕的女人的爱欲无边无际,动不动就色迷迷的,还软绵绵地摸我,我提醒她说:“要紧吗?”她老道且香甜地说:“我知道,不怕。”我只好对她说:“我真的不行了,你看看,是不是不行了?。”她咬着嘴唇笑,手上的花样多起来了,尽管我咬着牙,还是管不住自己,她便得意了,嘻笑着问我:“行还是不行?”不管他们怎么胡说八道,了我们老但对于我来说,了我们老这确实是个巨大的意外。我突然之间成了“大画家”,甚至还是“大师”,名满天下。这是我年轻时的梦想,居然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一种现实,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真让人匪夷所思。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835s , 7529.671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好了!'四人帮'垮了!那帮混小子都下去了!我们老头子当了县委副书记。我调到外贸局当局长了。以后要皮鞋找我,我们有工厂专门生产出口皮鞋!" 她以情感的温柔抚摸,博客园??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