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褐雨燕 > 李宜宁的故事 比后世那些毫无想像力 正文

李宜宁的故事 比后世那些毫无想像力

来源:博客园 编辑:搬家 时间:2019-09-26 06:48

  顺便说一下,李宜宁的故贾母临时编撰的黛玉的莫须有的以玉殉母的故事确实大近情理,李宜宁的故贾母这样好的虚构能力,比后世那些毫无想像力,只会写自身的一点室内剧肥皂剧式经历的作家要更适合搞创作。有一位也不甚年轻的朋友一听到“搞创作”云云便痛不欲生(可能以为这样说亵渎了文学吧),如果他又要痛苦,只得请便了。

那么,李宜宁的故为什么说《红楼梦》好像人生的本体一样,李宜宁的故好像是宇宙的本体一样呢?我有一个观点,就是本体先于方法,本体产生方法,本体先于价值,本体产生价值。中国文学,一直强调教化传统,所谓不关风化题,纵好也枉然。在道德上,文学作品体现的是一种二元对立的观念,一种是君子,一种是小人,一种是忠臣,一种是奸臣……分得是非常清楚的。《红楼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不急于作先验的价值判断,比较缺少二元对立的色彩,而更多的,是让你知道这样一个家庭,这样一种地位,这样一批人,他们是怎么样生活的,他们的可爱之处在什么地方,他们的令人叹惜之处在什么地方,他们的窝囊无用之处在什么地方,他们的卑劣下作之处在什么地方。《红楼梦》是本体在前,在方法之前,在价值之前,本体先于方法。李宜宁的故本体性(2)

  李宜宁的故事

所以我有一种说法,李宜宁的故我认为《红楼梦》有一种耐方法论性。文学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方法,李宜宁的故不同的流派,用这些方法、这些流派分析《红楼梦》都有收获,都行。什么写实主义,现实主义,甚至历史写实主义,用这些方法来分析《红楼梦》,现在还是非常有成就的。《红楼梦》反映了封建社会的必然灭亡,李宜宁的故而贾宝玉要求个性解放,李宜宁的故则反映了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这种分析完全讲得通的呀,而且都是有根有据,言之成理,非常清楚的。讲典型人物、李宜宁的故典型性格、典型环境,这也是非常合适的。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是,贾政是,熙凤、晴雯、探春都是典型,这是现实主义。

  李宜宁的故事

魔幻现实主义在《红楼梦》里也有,李宜宁的故又是和尚、李宜宁的故道士、太虚幻境、青埂峰无稽崖、神瑛侍者、绛珠仙子的故事,又是出生的时候嘴里含着玉,又是这儿一个钗,那儿一个麒麟。再说象征主义,李宜宁的故《红楼梦》里的象征太多了:李宜宁的故喝酒行令、抽签抽花神,晴雯抽的是芙蓉,黛玉抽的也是芙蓉,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两人抽的一样?而且都是芙蓉,所以说要在《红楼梦》里找象征,每一个人的姓名都是一个象征。而且我们都已经接受了,不能改了。紫鹃只能叫紫鹃,绝对不能叫红鹃,包括吃的什么样的饭,拿的什么样的灯,穿的什么样的衣服,似乎在日常生活的背后,还有一种深层的意义,这就是象征主义。

  李宜宁的故事

再说神秘主义,李宜宁的故《红楼梦》有多少神秘?紫鹃拿贾宝玉开玩笑,李宜宁的故说林黛玉很快就要被接走了。于是贾宝玉一下就乱了,脑子就昏了,等于是发了一次青春期的癔症,这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青春期的一种性意识,包括情感上意识流。如果找现在的心理分析专家来分析,我认为完全符合心理分析,完全合乎意识流的过程。

最奇怪的,李宜宁的故就是把《红楼梦》当密电码来分析。有这么一个索隐学派,李宜宁的故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密电码。作者要反清复明,作者有反清复明的思想,写了这么一部小说。索隐学派里的有些是大学问家,如蔡元培。他们的考证非常之多,譬如说袭人,袭人就是龙衣人,是崇祯皇帝;贾宝玉是皇帝的玉玺,他为什么爱舔他那些姐妹脸上的胭脂呢?因为玉玺要不断的蘸红色的印泥……每一件事都有分析。虽然我对索隐派的说法和做法不敢苟同,但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红楼梦》具有一种符号的丰富性,这个符号太丰富了,这个符号的量太大了,而且可以解释。所以索隐的方法也只能用于《红楼梦》,没听说过用索隐的方法来研究别的书。《红楼梦》一上来就讲“世事洞明皆学问,李宜宁的故人情练达即文章”。很多人表示质疑,李宜宁的故有很多人认为这句话说得不好,认为我们的文学不应该提倡世事洞明,不应该提倡人情练达,我们的文学应该提倡真情,应该提倡放弃利害和得失,应该歌颂那些失败的追求,所以文学绝对是歌颂楚霸王,没有一篇文学作品歌颂刘邦,所以不能够说世事洞明皆学问,这也是一种观点。但是我个人觉得如果一个人既善良又聪明,既经验丰富又有他的正义感,不是比那傻善良的人更好吗?所以我上述所讲的《红楼梦》里的政治有很多人性的黑暗,有很多人性的邪恶的东西,但是这些邪恶的东西我们需要了解它。我们有时候说一个人幼稚,说一个人不成熟,然后我们说一个人成熟,非常遗憾,恰恰是说他对于邪恶的了解与抵制程度。 我们说这个人很可爱,很天真,如同赤子一般,如同婴儿一般,他同时又很小儿科,就是说他好心是有的,但是他不能洞察邪恶,而看完了《红楼梦》,他的好处是让你能洞察邪恶,同时你仍然欣赏真情,你仍然欣赏贾宝玉、林黛玉、史湘云、晴雯等等,他们的真情,仍然能够欣赏世界的另一面,青春的,光明的,美丽的那一面。

李宜宁的故前四十回与其后的四十回《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五年版)详写日常生活,李宜宁的故饮食起居,李宜宁的故冬秋春夏,较少重大事件。金钏跳井,尤氏自尽等虽属人命关天,毕竟人微命贱,不影响贾府的整体荣华富贵安乐享受局面。前八十回中大场面大冲突主要两件,一是第三十三回“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即宝玉挨打;一是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李宜宁的故出自雪芹手笔的是前八十回。这八十回中自前四十回到此后的四十回有一个明显的发展,李宜宁的故甚至可以叫做转变。前四十回宝玉还在童稚未褪的时期,李宜宁的故不仅闹学堂(第九回)是孩子气,他与秦可卿、花袭人、秦钟间的苟苟且且也流露着未省世事的天真。他与黛玉的关系套用马克思主义讲工人运动的术语叫做还处于“自在”的阶段。王熙凤正在崭露头角,协理宁国府也好,弄权铁槛寺也好,所向披靡,势如上午近午的太阳。再加上此书开始时候关于石头、关于木石前盟、关于太虚幻境与金陵十二钗套曲,以及关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等的描写,使前四十回具有一种开篇景象,“创世”喜悦,给读者以一种“乐莫乐兮新相知”的清新感至少是好奇心。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

0.1200s , 6991.08593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李宜宁的故事 比后世那些毫无想像力,博客园?? sitemap

Top